我希望我能说的更好,但我只会说这个。

【太平洋战争】 ES的PWP1/3

军旅生活。前线战斗人员的乐趣不多,他们一天中有四分之一的时间都处于精神绷紧的备战状态中,另外四分之三也差不了太多。大兵们总得给自己找点事做,以免每晚入睡前脑袋里还塞满了兄弟血肉模糊的脸。

 

 “灯火管制——传下去!”“灯火管制——”

 Eugene蜷着条腿,缩在战壕的阴影里抬起头看着Snafu。对方在一声接一声的“灯火管制”中半阖起双眼点燃了一支烟,颔首猛吸了一口才将打火机啪的一下熄灭。Eugene凝视着微小的火光,直到犯错误的那位也抬眼看向这个金发大男孩。

  “想爸爸了吗,斯锤锤?”Snafu把嘴里的烟卷拿下来,食指和中指夹着它转了个小花样,咧开嘴角看着Eugene,“这操蛋的鬼地方可没有...靠过来些,我有点冷。”

 Eugene一动不动,也不说话,面如止水的看着他。热带雨林的风裹挟着自太平洋一路吹过来的湿气从他们俩之间穿过,Snafu指间的火星闪了几下,稳定而缓慢地继续燃烧着。

 snafu倒一点不在意这个突兀又扯淡的借口被当场拆穿,他别过脸半支起身子瞅了眼其他几个散兵坑的情况,确定大家都在聊天打屁各干各的后又低下头闷了口烟,脸上挂着贼且贱的笑容冲Eugene招手。Eugene忍了忍,没忍住,爬到snafu身边坐下了。

 “你耳朵聋了吗?头儿说了‘灯火管制’,你这么干会把鬼子招过来。”Eugene晃了晃脑袋,把头盔摘下来扔一边,十分小心地嗅着空气里弥漫开来的尼古丁的味道。snafu却很是不以为然,看上去比实际年龄要小不少的黑发青年大喇喇地把烟屁股咬在嘴里,抬高了一边眉毛挑衅地看着Eugene。

Eugene懒得去和这人白费劲儿进行口头劝说,他转头瞄了眼掩壕外的情形,确认大部分人已经辗转着准备入睡后便起身夺过对方嘴里的烟按灭在地上:“灯火管制,Sheldon*。”

  愤怒的snafu在意料之中,但他难得把喉咙里接连不断涌出的脏话给吞了回去。这一次老兵的恼火表现的比以往更具体,他的目光下意识追随着那点光亮,火星熄灭的的几秒后Eugene的前襟就被对方狠拽着往后推。金发青年猝不及防被这力道撂倒在了地上,令人眼前发黑的眩晕像水蛭一样吸在他后脑勺上,随之而来的还有压在他身上的另一份重量。

  Snafu就坐在他的腰胯上,一手撑着Eugene起伏的胸口一手在地上摸索他的烟,以一种诡异的方式压制着Eugene的动作。事实上Eugene也没敢动,snafu的大腿夹着他的腰,青年紧致的屁股在他老二上磨蹭,疼痛退却后涣散的意识拽不住的心猿意马起来。如果这是对方故意为之倒还好,问题就在于snafu这回根本没在意自己的行为造成了怎样的不良影响,他只在乎他的好彩*以及如何让这个小兔崽懂得尊重老人。

  Snafu在周围的的地面上摸了一圈,没找到,最后还是在Eugene握得紧紧的拳头里找到了那根被挤压变形的烟。小个子青年没好气地拍了身下人脑袋一巴掌,尽量把烟卷搓直了些重新含进嘴里,倒并不点燃,只是过过干瘾。

  “是什么让你觉得可以教训我,锤锤?”snafu将犬齿错开咬着烟滤嘴,声音压的低沉含糊,“灯火——管制,嗯?在经历了三次伏击,即将返回营地的寒冷夜晚里,我甚至不能抽完一根烟再躺进这湿漉漉的泥窝里打盹是不是?”

  当然不是。锤锤心想。“泥窝”和“寒冷”。小块的沙土顺着金发青年的后领倒灌了进去,他被压在这个湿漉漉的泥窝里动弹不得,而“寒冷”,不知道snafu还记不记得他们其实身处低纬度热带地区,此时此刻不仅有打着snafu脸的海风呼啸而过,两位士兵贴合着的位置也传导着不低的温度。

  想归想,锤锤不敢说话。

  两人就着这么个姿势僵持了半晌。snafu对蔫过了头的Eugene极其不满,Eugene则唯恐对方发现自己不是时候的生理反应。憋了一会儿,Eugene投降:“我很抱歉,如果我们因为你放松心情而暴露位置遭遇袭击,我会在KK发火的时候转告原话的,现在能从我身上下来了吗?”“不行。”snafu一口回绝,态度却比之前要软了许多,他空闲着的手捏住了Eugene的两颊,掐着他的脸左右摇晃:“道歉,小Eugene。”

  “什么?”

  “向我道歉。你毁了我唯一的享受,你现在可以选择看着我的脸虔诚的忏悔刚刚犯下的罪行,或者我就这样骑你一个晚上。”


评论

©  | Powered by LOFTER